超级PK10

                                                    来源:超级PK10
                                                    发稿时间:2020-07-05 11:49:00

                                                    病例加服安宫牛黄丸4天,现已脱离危重期

                                                    首先,基本法规定的特区政治体制是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不是“三权分立”。

                                                    第三,香港司法独立不能作任意解释。

                                                    最后我们想说,李前大法官及其响应者之所以提出了一些违反基本法的观点,大概是因为他们从没有全面准确地理解“一国两制”的宪制秩序是以宪法和基本法为共同宪制基础。要把香港的“一国两制”事业进行下去,首先是要把香港的宪制秩序及其基础搞明白,有共识,这是保证“一国两制”在香港行稳致远的关键。为此,就要认真地学习基本法,同时要认真地学习宪法。把宪法和基本法关系搞清楚,把中央和特区的关系搞清楚,这是每个打算以香港为家,建设香港新家园的人,尤其是掌握公权力且身居要职的人必须掌握的基本功。我们希望,李前大法官及其响应者都能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关于安宫牛黄丸是否可以普遍运用于治疗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上,刘清泉院长表示,这是不可以的,安宫牛黄丸只对高热、燥热,即中医上讲的热毒内陷营血和心包时才会去使用。 “中药讲究辨证施治,每个方子都有其具体的适用症、适用者,并不能普遍使用。”

                                                    健康记者查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危重症推荐处方中有人参、黑顺片、大黄、送服苏合香丸或安宫牛黄丸。与此同时还有推荐中成药:血必净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痰热清注射液、醒脑静注射液、参附注射液、生脉注射液、参麦注射液。

                                                    安宫牛黄丸会用、用好能发挥奇效

                                                    这里倒是必须指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和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在行政长官指定法官的过程中只发挥咨询作用,而绝不能把行政长官指定法官的权力变成“橡皮图章”。行政长官按照基本法对法官的任命权和按照国安法对法官的指定权都是实质性的,而不是形式上的或程序性的,在执行中不能变形,不能走样。

                                                    “安宫牛黄丸因瘟疫而诞生。”刘院长说道,瘟疫包括瘟和疫,瘟是以热邪为主,疫病则以浊气为主。瘟疫大多会引起神昏和痹证,都是由于神气不通所致。瘟病三宝:安宫牛黄丸、紫雪丹、至宝丹(也有说是苏合香丸),均为急救之品。

                                                    在治疗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的中医用药方面,刘院长介绍,除了安宫牛黄丸之外,在治疗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上用的最多的中药是一种汤剂,汤剂中以人参、生大黄、葶苈子为基本处方,有泻热的作用。凉血解毒的血必净注射液、生脉注射液、痰热清注射液等也在被使用。